注册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NEWS
求日本战国名将 真田信村 的生平

     

  信无双2注册登录

  线):真田昌幸的次子。关原之战与父亲同在西军,战后被流放于纪伊九度山,逃脱后,投奔到大阪城。在大阪城战役中率士兵与德川的大军浴血奋战,因其战绩被称赞为“日本第一兵”。

  真田左卫门佐幸村,无论任何时候,只要提起1615年发生在日本大阪的那场终结战国乱世的大战,就必定要提到这个名字。这个信浓土豪的次子,没有显赫的家名,前半生也从没为任何大名立下过什么值得夸耀的战功,只因为在大阪城下的奋战,忽然在乱世的黄昏中点亮了自己的名字。他的将星之名在日本战国百余年乱世间虽然只短暂的闪耀了一瞬间,却由于那一瞬间的璀璨,而永远的在了所有人的心中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永禄十年(1567),昌幸的次子真田信繁(幸村)出生于甲府,幼名御弁丸,后改源次郎。当时几乎正是武田家最为强盛的时代,由于昌幸对武田家的武田信繁非常尊重,他在源次郎元服以后也取名信繁,武田信繁是武田信玄的弟弟,智勇兼备,一直做为副将辅佐着其兄信玄,但是在在永禄四年(1561)的川中岛合战斗中战死(据说他的战死让一些包括织田家的大名召开了家臣会议,号召向他的忠勇学习来着),给他起名叫做“信繁”,这也可能是对源次郎能成为未来的名将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吧。

  武田信玄死后,武田家开始由盛转衰,天正十年三月三日(1582),织田信长发出命令,汇合众将围剿武田胜赖,真田昌幸不但写信要求胜赖前来避难,并要将一门老少七十多人送到甲府作为人质,还自己亲自在岩柜城为胜赖建设府第,而与此同时,小山田信茂也写信邀请胜赖暂居岩殿山城,并以老母为质。据说胜赖正在左右为难之际,近臣长坂长闲进言道:“真田只不过是一德斋以来的三代家臣,可信程度远不如谱代重臣小山田啊”,胜赖于三月三日烧毁主城新府城,带领数百名兵士奔向岩殿山城,六日凌晨左右,小山田的使者将小山田的母亲盗走,胜赖于三月十一日,与长子竹王丸信胜,夫人北条氏,武士四十一人,女五十人在天目山自杀,甲斐武田氏灭亡。听闻这个消息的昌幸,悲叹三日后臣从了北条家,也开始了昌幸“表里比兴”的历程,据说真田昌幸曾在武田家灭亡的六个半月内四易其主,充分显示出其枭雄的风范(怪不得tk里那张卡……),此时信繁十五岁,也快要开始了他的人质历程。

  青年时代的信繁颠沛流离,因为这个时期,为了保存真田家的领地,真田昌幸可谓费尽了心机,不断地与北条家、上杉家、德川家等周边的有力大名互殴、结盟、从属或者背反,天正十三年(1585),昌幸在上田筑城,为了对付德川军的进攻,真田家必须有上杉家做后盾,上杉派须田满亲给真田家矢沢赖幸发信,昌幸为了表示忠诚,七月,决定让十八岁的信繁做为人质前往上杉家,表示臣从,信繁从此居住在海津城,所以他应该并没有参加此年的上田城防卫战,年轻的信繁深得上杉景胜的喜爱,被授予知行,钱一千贯的待遇。

  对德川的上田城防卫战后,信繁被从上杉家召回,因为昌幸找到一座更高的靠山,天正十四年(1586),十九岁的信繁又被作为人质到了大坂城,太阁丰臣秀吉也很器重信繁,授予了信繁从五位左卫门佐的官位,并赐丰臣姓,并担任近侍,后来信繁还娶了大谷吉继的女儿安歧,此时的德川家也早已臣服了丰臣,联姻做为大名之间拉关系的纽带,信繁的哥哥信幸任了德川家康的近侍,娶了德川四天王之一本多忠胜的女儿小松,后人认为也是由于婚姻关系的原因,导致了此后亲兄弟间天个一方的命运。

  由于沼田城的归属问题和在昌幸诡计的挑拨之下(名胡桃城事件),天正十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1589),丰臣秀吉开始“征讨小田原”——讨伐北条,并同时向各地的大名发布了总动员令,在越前的前田利家十月二十日从金泽出发,来到信浓与先到达的上杉景胜越后军汇合,之后又得到了真田昌幸、松平康国的兵力支援,这支部队被称为北陆支队,其中的构成是:上杉军一万、前田军近两万、真田军三千、松平军四千,此时,在真田军中已经二十二岁信繁也随军参战,这也是现存的史料中明确记载的信繁的初阵(而不是传说中的对德川的第一次上田之战),真田昌幸队与前田、上杉军在轻井泽合流后,来到碓冰峠,由于在峠道上大军的移动和展开都受到很大的限制,所以松井田城城主大道寺政繁派八百名北条士兵在碓冰峠要道上阻击北陆支队,在真田军与大道寺发生遭遇战中,信繁也突入敌军,并有所表现,这也是史料中明确记载的信繁的初阵。

  从总体来说信繁人生的前半段并没有什么表现,参加过一次合战对一个生于乱世的武士来说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他真正的和战争结缘是从关原合战中信浓的分战场上田城战开始的,在此之前他的名声主要还是依靠祖辈留下的荣誉,人家应该称呼他为“弹正忠的孙子”或者“安房守的儿子”。

  庆长三年夏(1598),伟大而又传奇的丰臣秀吉终于一病不起,卧病在床的他要求五奉行与五大老之间交换誓书,共同拥戴幼子丰臣秀赖,当年的八月十八日,太阁丰臣秀吉在京都的伏见城逝世,享年六十三岁,丰臣家臣内部以石田三成为首的“文吏派”与福岛正则首的武断派两派矛盾进一步公开化,1599年,当前田利家的死讯传出后,武断派之中的加藤清正和福岛正则等七人袭击石田三成,石田三成被逼辞去五奉行一职,回到近江的佐和山城隐居。此后,德川家康势力抬头,并开始压制五大老中的前田利长和上杉景胜,上杉景胜家臣直江兼续回信给德川家康,逐条反驳力斥所有指控,而这封信就是天下闻名的“直江状”,老谋深算的德川家康故意被“直江状”所激怒,决意征伐上杉景胜,其实他是等待石田三成出兵。

  1600年,日本再次陷入动荡,石田三成与德川家康为了争夺天下之主的地位再起兵戈,战场就在离真田家领地不远的美浓关原。

  在这场生死存亡的争斗之中,全日本的大名都面临着抉择,真田家也不例外。到底是加入东军(德川方)还是西军(石田方)?真田家内部发生了分裂——真田昌幸与幸村父子加入了西军,而昌幸的长子信幸由于是德川方重臣本多忠胜的女婿,而断然加入了东军,并且连名字都改为了信之,以示与其父断绝关系。当然,也有人认为,这种结果是真田昌政治手腕的体现,因为这样一来,无论东军还是西军获胜,真田家都将得到保全。

  1600年9月5日,由于真田昌幸、幸村父子神出鬼没的偷袭,仅仅以一千左右的兵力,把德川秀忠率领的三万八千大军困阻在中山道上,使之没能及时赶到关原的主战场。这样的结果,使得关原的德川家康陷入兵力上的绝对劣势。但天下大势不可逆转,由于石田三成的众叛亲离,西军终于一败涂地。

  战后,作为战败者的真田昌幸、幸村父子不得不接受德川家的惩罚。本来,在信浓山中饱受耻辱的秀忠想要处死真田父子以泄愤,但由于立下战功的真田信之的舍命求情,最终将判决改为没收真田家领地,并将真田父子二人发配往纪州高野山,后来又改为在纪州九度山软禁。

  九度山的生活,是艰辛而又痛苦的。虽然在德川家为臣的真田信之经常派人送来衣服食品等物,但真田父子的生活还是十分困难,以至于有时竟然难以维持,不得不借款度日,这对于曾经名噪一时的领主真田昌幸来说,真是难以接受的现实。

  在软禁期间,真田父子仍然经常讨论兵法战略以及天下大势,还希望有一天能够再度起兵扬名海内,但时间一天一年的过去,德川家根本就没有宽恕他们的意思。1611年6月4日,真田昌幸就在这困苦的生活和失望的等待中盍然辞世,而真田幸村此时的心中则充满了对德川家的怨恨之念:

  有朝一日必取两代将军之首,扬真田之名于天下……!

  就在这样的怨恨和梦想之间,真田幸村的青春年华悄然溜走,艰难的生活使他早生华发,一天一天的衰老下去了……

  1614年仲秋的一天,一名大阪城的密使来到了九度山中,带来丰臣家的旨意——邀请真田幸村出山,为丰臣家作战,对抗德川家康的攻势。

  这一消息点燃了幸村内心深处的火种,为了证明自己的才能,也为了能向德川家复仇,幸村接受了丰臣家的邀请。当年十月初的某一天,幸村召集村人召开酒宴,当所有人酣醉之时,幸村则带着少数家臣逃离了九度山,随行的还有自己13岁的长子——线年十月上旬,幸村一行人出现在大阪城中。由于其父昌幸的名声,幸村在大阪颇受欢迎,很快就被任命为军队长,以军师的身份频频出席高层军事会议。自认为可以发挥才能的幸村此时也志得意满,光彩焕发,极力阐述自己的战术策略。但由于他的许多出城野战的想法过于冒险,与大阪高层意见不合,因而没有被完全采纳。而在大阪城南三之丸南面建造的防御城堡真田丸则是幸村比较成功的策略之一——大阪城的西面是濑户内海,北面是天满川、淀川,东面则是大和川的支流,地形复杂,提供了一定的防御力。相比之下,大阪城南则多数是宽阔的平地,防御力较弱。大阪城中的二位军师——真田幸村和后藤基次同时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先后向丰臣家的领导层提出在大阪城南面建造一座出城(指修建于城墙之外的小城,可以作为防御工事)。两人的提议均得到了采纳,但在到底是由谁来主持修建以及负责守备的问题上,两位豪杰都自告奋勇各不相让,以至于在一段时期内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就在二人争执不下之时,大阪城内忽然兴起了奇怪的谣言:

  幸村殿之所以要在南面城外防守,乃是为了方便与其兄信之联络,把德川大军引入城来……

  而后藤基次听到这种传言之后,当即严肃的表示:

  幸村殿在出城守备乃是为了更好的向敌军挑战,这样的谣言真是痴人说梦!

  随后,基次主动辞退了建造出城的工作,把这项任务转让给了真田幸村,通过自己的行动表达了对幸村的坚决支持。

  最后,这座出城,在幸村的主持下,于大阪城南平野口正面、惣构东南面建筑完成。这座被称作真田丸的建筑物是一座扇形的城砦,三面挖掘了壕沟,树立了双重的栅栏,城中设置了箭塔、了望和楼阁,每一点八米就开了六个枪眼,是一座坚固的防御工事。真田丸的建造,不但弥补了大阪城南相对薄弱的防御力,同时为大阪军出城野战之时,能够迅速的占领城南的篠山高地创造了便利条件。

  就在真田丸建造期间,关于幸村与德川方勾结的谣言仍然没有完全消除。大阪的高层仍然不能完全消除对幸村的疑虑,最终决定在真田丸后方的惣构地方安置一万大军,以备幸村投敌反戈一击。

  1614年11月,大阪城周围战争的气味越来越浓烈。真田幸村为了争取主动,派小股部队离开真田丸,在其南面的小桥地方的篠山警戒。

  另一方面,1614年11月11日之后,德川军徐徐的缩小了对大阪城的包围网,向大阪城南步步逼近,在据大阪城一点五公里的地方安营扎寨。

  战争一开始,德川方作出了长期包围的架势,这样的形势对于幸村这样满心复仇烈火的武士来讲实在难以忍受,于是他策划了一次狙击家康的计划——

  1614年11月27日,真田幸村通过忍者的情报得知,家康将在次日亲自乘船到福嶋方面视察战场,认为这是一举击毙家康的绝佳机会,当即召集了善于使用铁炮的士兵50人以及武艺高强的武士18人,于当晚22时左右乘船从天满川出发,隐藏在博劳渊南面的芦苇丛中。当时正值严冬,天气很冷,真田的士兵们不得不抱在一起取暖,幸村便和士兵们一起喝酒跳舞取暖,并把油脂涂抹在裸露的皮肤上以防止冻伤,坚持等待着家康的到来。

  而另一方面,28日早晨,正当家康照原计划要乘船出巡时,却不知为什么原因被德川秀忠阻止了,而是派遣本多正纯代为巡查。苦等了一夜的幸村等人发现了这一变化之后无比失望,当即有士兵提出狙击本多正纯,但幸村断然拒绝道:

  我是为了狙击家康而来的,杀死其他人又有何用!

  当年12月,七十五岁的德川家康亲自视察了阵地之后,认为正面强攻大阪会使本方遭受很大损失,于是对联军将领之一的前田利常说道:

  对于大阪城,强攻之策不可取。请贵殿在本队的阵地前挖掘壕沟,并在后面累起高台,通过大炮射击打破对方的防御工事。

  前田利常得到命令,当天就指挥本部人马展开行动,挖掘壕沟构筑土台。但这一切行动,都被真田丸内的望楼上的哨兵观察得一清二楚。真田幸村很快理解了前田军的意图,为了阻止敌人的行动,幸村向前田阵地正对面的篠山增派了士兵,并命令他们向前田军修建土台的工匠和士兵射击。这样的袭击一连持续了数日,每天都会给前田军造成近百人的伤亡,前田利常的工程根本无法进行下去,只得作罢。

  1614年12月3日,了解到这一情况的德川秀忠感到无法再忍耐下去,于是派遣近侧谋臣本多正信作为使者来到前田阵中,向利常下达了主动出击、将阵地推进至冈山,夺取篠山的命令。

  本来被真田军骚扰得不胜其烦的前田利常当即整饬人马,与另一路诸侯本多政重一起,于第二天凌晨两点向篠山阵地出发。两队人马本来预想在篠山会发生激烈的抵抗,却没想到真田幸村早已把部队撤回了真田丸。前田利常急忙派遣横山长知与山崎长徳两队人马追赶,但两人不了解地形,在黑夜里迷了路,队形散乱士气低落,一直来到了真田丸之前还没发现真田军的踪迹,因而也没有对真田丸展开攻击。紧接着,本多政重队也来到真田丸之前,准备展开攻城。

  看到德川军的人马在城外乱糟糟的情形,真田军的将士纷纷请战,想要出城迎敌,但幸村没有同意,而是命令大部分士兵作短暂的休息以养精蓄锐。又过了不久,当城外的德川军已经整顿下来,幸村便派一名士兵战在城墙上向外面骂阵,听到这种挑衅的言语,前田家的众将都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前田军部将奥村栄頼率先带领本队士兵冲上真田丸的城墙,但很快被真田军密集的火枪射击打退,前田军死伤无数,奥村栄頼本人也身受重伤。紧接着,本多政重也率队展开攻城,但同样被真田军的枪林弹雨打了回来。这之后,前田军第三队大将富田重政赶到,也加入了对真田丸的攻击,仍然不能攻破城墙。

  在此战之前,前田利常为攻城准备了许多竹盾,以防备真田丸内的火枪打击,但这一夜计划外的盲目攻击使得这些竹盾根本没有派上用场,反而是前田军死伤甚重。对于部下这种不听从指挥的擅自行动,前田利常非常愤怒,下令全军停止进攻,撤出篠山,把本阵驻扎在了木野村。

  发现真田丸战斗打响,德川联军中的井伊直孝与松平忠直两军也不甘落后,向真田丸西侧的八丁目口方向进军,进攻大阪城,并突破了城外的第一重栅栏。与此同时,丰臣军中也发生了事故——石川康胜的士兵碰倒了火药箱,引发了剧烈的爆炸,而城中作为德川军内应的南条元忠也伺机作乱,想把德川军放进城来,但幸好被守卫发现,当即予以逮捕,几天之后处以了斩首之刑。而城外与南条元忠勾结的藤堂高虎并不知情,见城中火起,当即指挥本队向谷町口发动进攻。随着藤堂、井伊、松平三路人马开始攻击,大阪城南驻扎的德川联军各路人马也纷纷展开总攻!

  但大阪城中的著名军师、浪人兵法家后藤基次早已预料到了德川军的进攻路线,并预先做好了兵力调配和防守计划,从八丁目到谷町口一带守备的如铜墙铁壁一般,德川军根本无法攻破!

  在激烈的战斗中,年轻的武将木村重成身先士卒,率队与冲至第二重栅栏之前的井伊、松平两军先锋交战,甚至亲自跳进护城沟豪中与敌军的士兵厮杀。同时,井伊军的侧翼也遭到了来自真田丸的狙击,以至于腹背受敌,不得不狼狈撤出栅栏,留下了五百多具死尸。

  战斗一直持续到正午时分,大阪城中的后藤基次、长宗我部盛亲、北川宣胜、明石全登等队与真田丸的守军一起以猛烈的火力向城外反复射击,德川军死伤甚重。但由于德川方的各路人马都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再加上碍于颜面,谁也不愿先行撤退,仍然不顾一切的冲锋,战局几乎变得难以收拾。最终,还是德川家康派来使者下令撤兵,而德川家的谱代重臣井伊直孝也率先领兵撤退,其他各路人马才纷纷撤出战场。

  这一战,德川军战死超过两千人,事后,德川家康、秀忠对盲目出击的松平忠直、井伊直孝两军的将领进行了严厉的呵斥。

  这场被称作真田丸攻防战的战斗,也是大阪东之阵中最激烈的一场战斗,以丰臣方守城获胜而结束。而胜利的取得,则应该归功于真田幸村机智的诱敌之计,后藤基次敏锐的洞察力和运筹帷幄的指挥,以及木村重成等将领奋不顾身的作战。

  真田丸之战结束后,真田幸村的武名在德川方士兵中留下了恐惧的烙印。家康也意识到强攻大阪城很难奏效,把战术方针改变为围困。战事从此陷入了胶着状态,双方都不愿主动出击,而是静静的等待。

  大阪冬之阵在经过了近一个月的对峙之后,丰臣方终于在德川方的炮击威胁下签订和和谈条约。

  根据史料《难波战记》的记载,1614年12月中旬,遭受了炮击的丰臣方领导层召集所有主要将领讨论对议和的意见。会上后藤基次和真田幸村两位主要军师代表所有浪人武将表达了意见。后藤基次坚定的说:

  如今守城作战的武士们都曾深受已故太阁的大恩,对于家康这等忘恩背主之臣无不同仇敌忾。如今敌军的弹药、粮草有限,而且补给困难,正当一鼓作气将其击败之时,和谈之议实不可取!

  方今之时,三军用命,将士戮力,即使没有外援,大阪城也决不会陷落!何况五日前之战(真田丸攻防战),我军士气已令敌军胆寒,只需坚守,敌军内部必自生变乱。而此时德川方所提出的和谈,根本就如同渡口往来之舟,反复无常,毫无诚信可言,断不足取!

  他们的论述被整理后交给丰臣家的家老们以及淀姬和秀赖母子讨论。对此,丰臣家的家老重臣织田长益和大野治长也向淀姬陈述了自己相反的意见:

  御亲子殿下(指淀姬和秀赖母子)如果不想在杂兵的帮助下自杀,接受和谈是唯一的机会……

  最终,被连日来的厮杀、围困和炮击折磨的心神不宁的淀姬含着泪说道:

  城中的兵力果然是不足以御敌。当年,源赖朝公困顿之时曾在朽木的树洞之中藏身,最终成为天下之主。我儿秀赖乃是太阁殿下嫡子,古人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今日暂且隐忍一时,将来还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吧……请对将士们说,秀赖已经同意和谈之事了……

  就这样,丰臣方同意了和议,同时也全部接受了和议的条件——包括拆除大阪城外全部防御工事。

  这样的结局令那些历尽千辛万苦进入大阪城奋战的浪人武将们扼腕叹息,而看到自己辛苦建立的城防体系以及真田丸被德川方拆除,幸村父子更是痛心不已。

  而同样是根据《难波戦记》的记载,在和议达成之后,也就是1614年12月25日,德川联军中的两大诸侯伊达政宗与藤堂高虎找到了德川家康近侧的谋臣本多正纯,提出:

  如今虽与丰臣家和睦,但最后的决战仍然不可避免。不如趁现在大阪城外围防御工事都被拆除,一举攻入城中,必将大获全胜……此乃天赐良机呀!

  然而当德川家康听到这一提案之后,不禁长叹一声道:

  诸殿此言差矣……违背誓约,此等不义之行必受天遣,这样的例子自古以来也不在少数。最近的一次便是天正五年关原一战,秀吉公尸骨未寒,石田治部少辅便背主忘恩,纠集四国、九州以及畿内诸大名意图谋反。丰臣秀赖公年少无知,也参与其中,想要讨伐像我家康这样的忠臣。然而邪不胜正,石田三成等逆贼一战而溃,终于伏诛。当时便有将士提议杀害秀赖公,但我考虑到已故的太阁秀吉公,心怀慈悲,并没有对秀赖治罪。如今的讨伐,我等也是替天行道,秀赖若是在议和之后能够弃恶从善,我想还是与他世代和睦下去。倘若他仍然护恶不悛,多行不义必自毙,乃是天罚他丰臣家。

  此正所谓自业自得之故。当年织田信长公以下克上,放逐大将军足利义昭,可谓不义。最终,信长公之子被明智光秀所杀,织田家也日渐衰落。

  当年甲州之武田信玄公,乃是威震天下之名将,却在少年时放逐其父信虎,可谓不义。结果在三河野田之战身中流矢,不得善终。家业传于不肖子胜赖,一代而终。

  秀吉公深受信长公之恩,却篡其家业逐其子孙,可谓不义。如今其子秀赖行事颠倒,正应前世之报。

  这样的例子,古今中外可谓多矣。我当年与信长公共同作战,当秀吉公吞并信长公家业之后,我也曾为支持织田信雄殿下而不惜与天下大名为敌,一战而胜。与秀吉公和睦之后,我作为丰臣盟军的一员作战,消灭国中强敌履立战功,从无二心——以至于有人认为我家康是丰臣家的家臣,这其实是错误的……但是,即便没有君臣之义,我仍然一再的原谅秀赖所犯的罪行,此次和睦之后,如果他在起谋反之心,乃是自取灭亡……我家康行事,不敢有违天理人伦,愿上天佑我子孙百代天下永保,血脉存续不绝……

  家康的这一番言论,令在场闻之者无不感叹动容……

  在和平期间,德川、丰臣双方军中许多旧日相识的武士们开始来往。其中,根据《难波戦记》记载,有一名叫做原贞胤的武士前来拜访真田幸村。

  这位原贞胤乃是武田信玄的旧臣之一,武田家灭亡后,作为浪人流落乡野。但他当年的武勇刚强之名远播于外,被越前大名松平忠直招募至帐下,成为其黒幌众的一员。此次合战,原贞胤听说真田幸村在大阪方效力,一直想去拜访但没有机会,直到和谈期间才得到了松平忠直的许可,兴高采烈的前往大阪城与幸村会面。

  两人乃是旧相识,见面后寒暄问暖,把酒言欢,谈论逝去的光阴,心驰神往,不由得都有几分醉意了。席间,幸村道:

  和议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再度开战是不可避免的。我幸村身为一方的大将,不得不考虑生前身后之名声,再度开战之日必将战死沙场,恐怕与您是难以再会了……我身为武士,战死沙场不过是本分而已,可惜的是我的长子幸昌,在渡过了十四年的浪人时光之后,却要遭此命运,实在是不应该呀……

  这位令德川数万大军胆寒的勇士,其言语之中却流露出伤感失落之意,原贞胤也不禁默然无语了……

  那边的装饰有鹿角的头盔乃是我家世代相传的家宝,当年由先父交到我手中。将来上战场,我就戴着它去战死吧……如果你要是在战后见到了这件兜,就请把它当作我幸村的首级供奉吧……

  战场之上有谁能确保生还呢?如果我也战死,那咱们便在黄泉再见吧!

  随后,幸村又牵出一匹名为白河原毛(有白色条状斑纹)的骏马,马身上装备着白色的鞍鞯,其上装饰着金色的真田家家纹六连钱。幸村翻身上马,昂然对原贞胤说道:

  我这匹宝马,可以与古代中国周穆王见西王母时所称之八骏匹敌!紧接着,幸村抬手向南一指,如今大阪城外的防御已经被破坏,决战必然是在南面的平野地方展开,我就乘坐此马与德川的大军交战吧!可惜的是它还没有留下后代……这匹马可是我的秘藏之宝呀……说罢,幸村翻身下马,神色黯然……

  晚饭之后,原贞胤返回本营,从此再也没见过真田幸村的面。第二年五月,在天王寺的决战中,据说幸村就是头戴上面所说的鹿角盔、乘坐着骏马白河原毛壮烈战死的。

  正如真田幸村、后藤基次等人当初所预料的,和谈不过是德川的障眼法。第二年夏天,也就是1615年4月,德川家康终于再次下达了讨伐丰臣家的命令。

  这一次,丰臣家的领导层不得不下定决心决战到底。由于大阪城外的防御工事和壕沟都已被破坏殆尽,丰臣军决定主动出击作战。然而由于指挥不利,在4月中无论是对大和郡山城的攻击还是对纪伊和歌山城的攻击都以失败告终,还折损了塙团右卫门直之等猛将。

  4月30日,为了应对步步逼进的德川大军,大阪城举行了重要的军事会议。会上,真田、后藤两位军师再次表达了相左的意见,并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后藤又兵卫认为,德川方主力很可能由大和路进攻,而小松山则是其必经之路。小松山口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如果在那里设伏也许会有机会一举击毙家康本人,从而扭转整个战局。

  而真田幸村认为,如果全军在小松山口布阵离城太远,如果敌人从河内路的八尾和若江进攻则会难以防备,而且一旦小松山阵地被突破,大阪城也难以防守。不如等到德川军全部集中在大阪城下,丰臣军也全部出击,就在大阪城南天王寺到冈山一带的宽阔平原地带展开正面决战,由真田、毛利的先锋部队击溃德川联军的先头部队,再由丰臣秀赖亲自率旗本军出城作战,一狙击溃家康本阵,同时派遣明石全登带领奇袭队从后路包抄,趁乱砍下家康的首级。

  争论的结局,最终还是确定采纳了后藤基次的方案。有人认为,真田幸村最后放弃坚持自己的计划,是由于在冬之阵中后藤基次曾经把真田丸的建造工程让给自己。

  但丰臣家的高层还是充分的考虑了真田幸村的意见,于是决定由木村重成、长宗我部盛亲等将领率领城中近一半的军队(两万余人),从河内路出击,防备德川军从八尾地方进攻。同时,把大和路的部队分为两部分——后藤基次、薄田兼相作为第一队,在小松山埋伏,真田幸村、毛利胜永作为第二队,在天王寺布阵,作为后援,如果第一队作战不利可以及时撤退以保留兵力。

  总的来说,大阪方这种首鼠两端的用兵方法很令二位军师不以为然——在这种紧要关头都不能果断用兵孤注一掷,本来就兵力不足还要分兵数路,只能导致被各个击破。但军令如山,各路将领也只能分头行事去了。

  5月5日傍晚,丰臣方大和路方面军的后藤基次、真田幸村、毛利胜永三员主将在平野的后藤阵地把酒话别,约定第二天凌晨在道明寺会合,共同伏击德川军。随后,真田、毛利返回天王寺阵地,后藤基次则独自作着出征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