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坐庄坐到崩盘 转型转成壳股:摩登大道闹呢?

[编辑: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 [时间:2021-09-08]

  摩登3娱乐2012年上市的摩登大道(002656.SZ)今年被实控人坑了一把。

  2019年8月23日,公司公告称账户被冻结,通过自查后发现存在违规担保情形;11月20日再发布公告,实控人股份可能面临被动减持。

  风云君翻开其历年财报和公告,发现此公司近年在重组转型的路上疯狂“作死”,但换来的仅仅是在盈亏平衡线年有余,一点也不让中小股东和监管部门省心。

  一、公司资产遭冻结,原为控股股东资金链断裂所致

  瑞丰集团目前持有公司27.56%股权,是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林永飞持有瑞丰集团70%股权,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28.61%股权。

  2018年4月10日,立根小贷与立嘉小贷签订贷款合同,前者同意为后者提供不超过1亿元的贷款。

  当天,控股股东以公司名义与立根小贷签订担保合同,为上述债务提供连带担保责任。

  2018年12月20日,花园里公司与澳门国际银行广州分行签订《综合授信合同》,澳门国际银行授予前者1亿元授信额度。

  同日,控股股东又与澳门国际银行签订存单质押合同,将上市公司子公司广州连卡福存于澳门银行佛山支行的1.03亿元定期存款为花园里公司的债务提供担保。

  上述两笔贷款都是用上市公司作为担保,但均未经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议,是实控人林永飞个人行为。

  一般来说,当我等不被上市公司放在眼里、尿壶一般的吃瓜群众都已经知道公司存在未披露的对外担保之时,往往为时已晚,已经到了喜当爹、乐接盘的幸福时刻了。

  要不是做了亏心事,怎么会不披露呢?而且这类剧情的走向一般都是被担保方还不上钱。

  一年后,2019年8月21日,公司发现广州连卡福的1.03亿元大额存单已被银行划扣;截至2019年11月12日,另有多个银行账户中合计4985万资产被冻结。

  那么,这两家被担保公司与上市公司有何关联呢?

  根据公司公布的信息,控股股东瑞丰集团持有立嘉小贷53%股权,严炎象、翁华银等人持有其余47%股权;瑞丰集团持有花园里公司90%股权,翁武游持有10%股权。

  IPO说明书显示,翁氏兄弟和严炎象均是实控人林老板配偶的家人,且四人构成一致行动人。

  因此,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实际持有立嘉小贷72%股权、花园里100%股权,说白了就是控股股东自家资产。

  林老板用上市公司的资产为这两家公司担保的动机很清晰:自家缺钱,上市公司是公家的,好不容易上个市,不损公肥私图什么?所以打算让上市公司无私赞助一下。

  再说了,控股股东也很为难啊,也没有办法啊,毕竟此时自己质押的股权已经濒临被强制平仓了。

  自2013年7月起,控股股东开展第一次质押业务。

  本来股东通过股权质押拿点钱花,过段时间再还款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但从2018年4月27日复牌至今(2019年11月28日),摩登大道的股价从15.17元跌至3.58元,跌幅高达76.4%,控股股东持有的股权价值出现大幅缩水。

  迫于无奈,控股股东于2018年4月24日、5月25日、7月25日分别办理质押展期;2018年5月25日、2019年2月1日、4月4日办理补充质押。

  根据Choice显示,截止2019年4月9日,控股股东的累计质押数量占持股比例达86.01%。

  质押展期简单来说是延迟还钱期限,补充质押是即将到平仓线时补充质押股权的数量以维护受押方利益的措施。

  一叶可以知秋,当上述情况同时反复出现时,表明抵押方资金链已很紧张,伴随股价的进一步下滑可能出现强制平仓的风险。

  该来的还是会来:2019年3月7日,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合计约1.36亿股遭冻结,原因是与方正证券(8.250,0.44,5.63%)的质押式回购债务纠纷导致。

  2019年9月10-18日,方正证券减持控股股东持股635万股;2019年11月,中航证券也象征性减持了100股,如不采取措施,中航证券将继续减持。

  (一)停牌收购失败复牌跌停的诡异现象

  为何股价会下跌得如此坚决?我们看看期间公司消息面情况。

  2018年2月2日,上市公司宣布收购哈尔滨迈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尔滨迈远”),股票停牌。

  2018年4月27日,因核心条款未达成一致宣布收购事项终止。当天股价复牌即跳水,出现4跌停。

  随后股价平稳运行一个月左右,公司再次因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停牌,此次收购标的为尊享汇(北京)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2018年10月19日,收购又因故终止,当日复牌后股价再度跌停。

  2018年10月22日,公司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向控股股东瑞丰集团出售公司总部大楼和子公司悦然心动100%股权。

  接二连三地停牌,这回连中介机构都来不及请,终于招来深交所问询。

  在回复函中,公司表示对资产重组存在理解误差,调整为不出售悦然心动的股权,只出售总部大楼,这样就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11月7日复牌后,这回公司股价终于止跌,并开始上行。

  然而,2018年12月20日,在消息面未出现利空的情况下,股价突然毫无征兆地跳水,连续4个交易日跌停。

  非常巧合的是,2018年第四季度公司股东户数发生大幅增长,风云君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

  股东户数在2017年初到2018年底呈现先逐步减少,后迅速增加的形态。

  2017年一季度末到2018年一季度末,股东户数从9028户降至4895户,下降45.8%;同期户均持股从4.54万股升至14.56万股,增幅高达221%。

  股东户数的大幅减少反而出现区间股价大涨40%,且成交量没有明显放大,表明筹码集中度迅速提高,绝大多数筹码可能集中到少数账户中。

  此外,控股股东还在高位进行过精准减持,林永飞于2018年1月24日和25日减持套现约1.97亿元。

  林老板减持均价是22.16元/股,与历史最高价25.19元相差不远。

  各位老铁请注意,股东户数大幅减少的2017年恰好是控股股东的股权质押率持续攀升的时段。

  4月27日宣布收购哈尔滨远迈失败后,股票几经跌停-停牌-复牌-跌停的循环,可以看出公司存在维稳股价的迫切需求。

  2018年四季度,股东户数从4894户暴增至1.93万户,增幅295%;户均持股从14.6万股迅速降至3.68万股,降幅达75%。

  2018年12月20日至31日,股价下跌41.75%,成交量大幅飙升,疑似庄家派发筹码。

  结合股东户数、股价波动和消息面的变化,合理推测庄家在2017年下半年提前吸筹,希望通过收购事件做高股价后离场。

  结果哈尔滨远迈收购失败,股价跌势难挡,最终出现资金带头砸盘,庄家被迫低位派发筹码。

  风云君推算,庄家吸筹的交易成本约为20元,而发放筹码的2018年四季度成交均价仅8.6元,估计赔得不少。

  然而,上市公司是实控人林永飞于2002年一手创立的,本应分外珍惜公司羽翼。是什么原因导致今天的局面?

  公司之前名为卡奴迪路,2016年改名为摩登大道,而公司改名往往意味着发展重心的转移。

  卡奴迪路(CANUDILO)是公司自营的男装品牌,创立于1999年的广州,主打高端商务路线,目标消费群体为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精英人士。

  公司原有的经营模式是品牌运营,即生产、配送等低利润环节全面外包,设计、品牌推广和终端销售环节由自己掌控。

  除自营品牌外,公司还从事多个国际知名品牌的代理业务。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拥有293家门店,其中CANUDILO品牌店230家,国际代理品牌店58家。

  事实上,国际品牌代理业务是上市以后才发展壮大的。

  (一)钟情国际品牌,代理+收购加大国际化程度

  公司上市后,加大对国际品牌代理的投资力度,先后设立和收购了几家国际品牌代理公司。

  2012年10月18日,以1600万元对杭州连卡恒福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恒福”)51%股权进行收购并增资。

  2013年9月13日,设立全资子公司广州连卡福名品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连卡福”)。

  2014年1月收购广州澳玛壹品名品管理有限公司(曾用名:广州市至优志惟百货有限公司)。

  国际品牌代理店从上市前的5家增至最高75家,2019年中缩减至60家。

  随着公司发展重心偏移,代理品牌销售收入节节升高,2012-2018年从0.29亿升至4.7亿;自有品牌的份额逐渐缩减,2018年仅为5.7亿。

  常理而言,自主品牌的溢价率较高,其毛利率一般高于代理经营。

  过去7年间,公司自营品牌卡奴迪路的毛利率维持在60%以上,而大力发展的代理品牌毛利率为20%~40%之间。

  或许是觉得代理品牌毛利太低,2015年公司开始收购国际品牌,把品牌变成自家的总能赚钱吧?

  该品牌是设计师Dirk Bikkembergs于1986年创立的同名品牌,东欧、中东和意大利是其主要市场,且鞋类产品销售占比较大。

  此次交易对价为4068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75亿元,增值率约为1.7倍,没有业绩承诺。

  没成想公司入主LEVITAS后,后者销售收入仍在增长,只是收入越高,亏得越多,2016-2018年合计亏损7777万元。

  外媒在2018年5月曾报道,DB相继关闭米兰和马德里两家最大旗舰店,并退出米兰时装周。

  公司则表示,LEVITAS的亏损是由于其原控股股东ZEIS集团陷入财务困境,对DB品牌的生产和供应出现问题导致。

  公司拒不承认是自己的锅,强调是不小心当了一回国外公司的接盘侠,真要追究起来还是别人的问题。

  不过仔细想想,人家要是干得好何必出卖股权?请上市公司入主不就是寻求资金帮助并寄希望于中国市场吗?

  尽管亏损严重,公司又分别于2019年1月30日和2月28日以1530万欧元将LEVITAS剩余49%股权收入囊中。

  其经营情况仍未好转,2019年1-6月,LEVITAS亏损1172万元,不同的是以后它亏的钱将100%算在上市公司头上。

  实控人频频违规、高管众叛亲离 摩登大道接连踩雷

  1亿多应收款或“打水漂” 摩登大道股价创历史新低

  摩登大道回应增收不增利问询 ZEIS陷入困境

  摩登大道多事之秋:内控失效导致违规担保 增收不增利

  摩登大道发布盈利预警 前三季度净利预亏2000-30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