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把办公区当员工宿舍穷疯了的偶像公司还能干出

[编辑: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 [时间:2022-04-07]

  摩登3娱乐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原标题:把办公区当员工宿舍,穷疯了的偶像公司还能干出点啥?

  2021年3月20日,《创造营2021》和《青春有你3》均迎来第一轮顺位发布。

  一晃一年过去了,每年3月本来是秀粉狂欢的季节,如今选秀彻底被禁,作为吃瓜群众,叨叨倒是好奇秀人与他们的经纪公司的生存现状:

  第四次冲击上市的乐华娱乐,会不会因为王一博范丞丞们的续约问题再次折戟?

  靠选秀风生水起的觉醒东方,竟然凭借《猎罪图鉴》又“觉醒”了一把?

  刘宇的INTO1还没解散,经纪公司哔哟哔哟去哪儿了?

  我们首先来看下,觉醒东方、坤音、麦锐、香蕉娱乐,当年乘着偶像元年风口起来的这批公司,目前还好么?

  最近因为《猎罪图鉴》的热播,签约金世佳的觉醒东方(似乎)又支棱起来了。

  因为老板纪翔是曾任职于华谊、还带过吴亦凡一年的传统经纪人,所以觉醒东方不止签约了秦奋、何昶希、李子璇、韩沐伯、曾可妮、刘令姿这些偶像,还拥有裘继戎、盖玥希、叶筱玮等演员与表演艺术家。

  偶像市场行情不好时,所有人都转型成演员。去年起觉醒东方开始做表演培训,成立觉醒少年训练营去上海戏剧学院进修。据说4月份觉醒东方将宣布全新的公司战略,叨叨也很好奇:该不会是要进军“宇宙的尽头”——直播带货吧?

  林彦俊、尤长靖、傅菁、姜京佐等人所在的香蕉娱乐,属于“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型公司。

  自从去年王思聪退出香蕉娱乐董事长一职,换了老板的香蕉娱乐一直有人在问倒闭没,以及何时才能放过林彦俊

  香蕉娱乐两年前曾经重磅宣传过自己的微剧计划,项目中的短片《那时的我,现在的我》,导演正是如今香蕉娱乐的董事长及法人代表麻闻多。叨叨只想说,老板拍得很好,下次别拍了。

  虽然做剧不太靠谱,但如今香蕉娱乐还是正常运行着,王思聪依然是香蕉的股东,旗下几位当家艺人也都没有解约,还能在影视综艺里秀一波存在感,比起很多公司已经算是靠谱的存在。

  而公司目前第一大股东魔方文娱主营业务是娱乐活动演出,去年曾推出过蔡依林、梁静茹巡回演唱会等活动,但因疫情延期。

  除演出经纪,艺人经纪方面香蕉娱乐的训练生计划TRAINEE18也在持续营业,去年10月和11月还举办了团体公演。这20多人中有的已经单独活动,比如参加过《明日之子水晶季》的李梦琦、吉扬柳,以及《青春有你3》选手赵瑾尧都发了新歌。

  同样是明星老板,尚雯婕的黑金娱乐过去一年就不怎么太平:

  曾舜晞的解约纠纷让公司赔付艺人1500万,侯明昊合约到期转投和颂传媒,而参加过《青春有你2》的施展也与公司解约,以演员身份独立发展。

  目前黑金娱乐旗下能叫得出姓名的,可能也只有李振宁、王南钧等前“青你”选手。去年清朗行动后,黑金的新人训练生计划逐渐演员和音乐人招募,曾经风生水起的偶像经纪业务基本凉凉。

  《偶像练习生》后成功推出过ONER的坤音娱乐,也是偶像市场泡沫破碎的牺牲品。

  大明湖畔的“素人”卜凡去年以个人身份重新出道,还接了易车的直播活动,结果被坤音投诉。如今卜凡以个人身份重新出道,并发布了新专辑预告。

  粉丝们还在苦等ONER三子的四专,但看起来他们也并没有很想合体。灵超上周发了个人单曲,木子洋的影视约分给了中汇影视,岳岳则几乎成为失踪人口。

  哦对,选秀凉了之后,坤音娱乐给参加《青春有你3》的五人成立了high5组合,似乎无人在意。

  倒是去年底,坤音娱乐因为在办公区设置员工宿舍,被判定违反消防法而被罚1.85万元。

  想想邓伦逃税被罚1.06亿,叨叨只能感慨偶像公司,的确是穷得格格不入啊!

  聊到男团合体,这里叨叨要提一嘴(意难平的)NinePercent运营公司爱豆世纪,背后的投资方有张艺兴的染色体娱乐。

  但在今年1月染色体娱乐退出爱豆世纪股东行列,由张艺兴的另一家公司音愿承兴接盘。

  为何要左手倒右手?一部分原因是染色体娱乐要正式发力了。2020年染色体娱乐高调宣布全球招募练习生,对张PD而言,他更想复制SM的造星工厂模式而非靠选秀一夜成名。打造“太阳纪”的IP宇宙观,应该也是为旗下训练生出道铺路。

  同样曾立志做全球选秀、却因艺人闹解约出名的麦锐娱乐,哦不,如今他们改名叫新麦锐娱乐,都2022年了,公司旗下(竟然)还有7名没跑的艺人。

  连去年参加《青你3》的草鱼哥哥,选秀结束后都知道回Caster搞音乐了,紫宁和李希侃你们欠公司多少违约金,要不要粉丝众筹一下?

  不过要说离谱的偶像公司,白色系也许才是首当其冲。老板吴平挑人的眼光很绝,当初成立“亚洲最大男团”ZERO-G时,应该是没有想到任豪、肖宇梁、范臻尔等通通要塌房。

  叨叨只能祈祷INTO1伯远的单身人设别倒,不然塌房真成了白色系艺人的传统艺能了!

  除了上述公司,像嘉行、壹心、慈文、华谊、华策、喜天等影视公司,这几年也蹚过偶像市场的浑水,如今都已经全面回归影视主业。

  对爱豆而言,背靠内容公司的好处是再就业很容易。耀客传媒已经给(出道了也和没出道一样的)IXFORM罗一舟安排了大男主戏,嘉行传媒为还在硬糖少女303的王艺瑾接了几部网剧,INTO1的周柯宇估计未来也会走上演员道路。

  曾经UNINE出道的陈宥维,以及参加过《偶像练习生》的董岩磊与慈文合约到期,目前都加入了新公司七禾娱乐,团队则是慈文原有的经纪团队。

  这里叨叨要提两嘴哇唧唧哇,相比其他偶像经纪公司,哇唧唧哇其实是靠综艺内容制作起家的公司:

  一边手握INTO1、硬糖少女303、X玖少年团,以及毛不易、周震南、马伯骞等《明日之子》系音乐人,另一手则把《明日创作计划》《毛雪汪》《大伙之家》《家族年夜FAN》等节目做得风生水起。

  如果有一天哇唧唧哇倒闭了,叨叨觉得估计内娱80%以上经纪公司可能都完蛋了吧。

  疑似蒸发的偶像公司中,就有INTO1刘宇的经纪公司哔哟哔哟。叨叨怎么都觉得这家公司听起来像是哔哩哔哩矿业公司旗下的,哔哟哔哟其实是间家族作坊,老板是刘宇表哥苏杰,公司只有刘宇和刘丰两位艺人。

  但从去年起哔哟哔哟就不再更新艺人资讯,苏杰退出该公司,只保留了北京碧偶文化传媒的法人职位。叨叨大胆赌一波INTO1解散后,苏杰带着刘宇直接入职哇唧唧哇,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好了言归正传。这几年爱豆解约纠纷不断,一般来说走一两个艺人,对公司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但对严重依赖于头部艺人的乐华娱乐来说,可能就是楼倒房塌的损失。

  从乐华最近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中不难发现,2021年乐华的艺人经纪收入高达11.74亿,占公司总收入的91%,是公司绝对意义上的主营业务。

  乐华有上百位签约艺人和训练生,其中王一博一个人就赚了3亿。而包括他在内的像范丞丞、孟美岐、吴宣仪等多位当家艺人,合约都将于未来两年到期,能否成功续约,决定了乐华的未来。

  除了传统艺人经纪,泛娱乐业务成为乐华的方向。这两年背靠阿里影业、字节跳动等平台型公司的投资,乐华开始发力虚拟偶像赛道,成功推出了A-SOUL、量子少年等组合,也在去年为公司带来近4000万的营收。

  只是等待虚拟爱豆能撑起一片天的路很漫长,阿里与字节相继从乐华离场,而几家玩养成模式的偶像公司,如今到了红利收割期。

  比如并不依赖选秀造血的时代峰峻,已经将本土化爱豆养成玩明白了,帝国三子单飞不解散,收割二代团红利的同时,如今三代团也陆续营业,时代峰峻为他们定制的沙雕喜剧《宿舍,真不错!》粉丝反馈还不错,从圈地自嗨到逐渐走向大众市场,应该只是早晚问题。

  至于内娱爱豆普遍塌房的现象,十八楼其实不算是重灾区,成为大冤种的几率较低。

  与时代峰峻渊源颇深的原际画,则是选秀养成两手抓。

  旗下INTO1林墨、IXFORM孙亦航,以及前RISE成员何洛洛的流量都还不错,今年又重启了易安音乐社团综《我有哥哥了》第二季的拍摄。

  最近老板黄锐建议搞足球养成综艺的言论上了热搜。足球综艺能否搞起来不知道,但锐总努力开拓副业的速度很快,在上海开了一家“普通又正经的成都肥肠粉店”,目前在某点评网小吃快餐热门榜上排行第8位,不愧是我锐总,开餐饮都力争上游!

  不过黄锐也不是第一个进军餐饮业的偶像公司老板了,两年前我们的杜华女士就投资了螺蛳粉品牌“螺小闲”,还在《浪姐》送给了金晨几包。

  Anyway,据说粉丝去窗口和锐总聊天仿佛记者发布会,有问必答态度和蔼,直接把媒体公关的钱也给省了。叨叨看了一眼肥肠粉店的均价28元/人,嗯.....只能说黄锐好好干,早日开成连锁品牌,靠餐饮养孩子不容易啊!

  拥有鞠婧祎、李艺彤、孙芮、许佳琪等众多偶像艺人的丝芭传媒,除了偶像经纪,也是一家中游影视公司。

  为什么说“中游”呢,因为大部分丝芭的项目都是中小体量的分账剧以及网络电影,主要是为了让自家爱豆有活儿接;还有就是为当家艺人鞠婧祎定制的作品,比如豆瓣3.7分的《嘉南传》(狗头)。

  近期最大体量的影视项目,应该就是许凯与古力娜扎主演的《雪鹰领主》了,叨叨看过丝芭出品的不少剧,只能说大家真的不要有什么高期待。

  作为一家典型的阴盛阳衰型公司,丝芭传媒在偶像市场红火时也曾推出过男子组合,比如旗下厂牌火核传媒的D7少年团,目前已经查无此团一年多了。塞纳河粉丝应该很开心:终于不用花女团的钱养男人了!

  选秀没凉时,丝芭可是没少给男训练生推资源,《青春有你3》的刘峰磊、《创造营2019》的林子杰,以及《明日之子》的贺俊雄,均是火核传媒的人。

  从造星元年到偶像梦碎,中国爱豆产业走过跌宕起伏的四年。其实回头来看,视频平台、出道与未出道的训练生乃至经纪公司,大家都从中有所获益,唯一的大冤种,只有自以为投资偶像梦想、实际投资偶像与嫂子婚房的粉丝。

  如今选秀没了,世间再无“青春受害人”,叨叨只想说感谢国家正风肃纪,打投女工可以换个岗位,督促经纪公司按时纳税去了!